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大理花日记网

她是“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在地理版图

发布:admin04-25分类: 大理花养殖方法

  文化底蕴深厚,但是大理却深陷对“风花雪月”、“悠久灿烂”的文化“单相思”中不可自拔。纵观丽江,一批引领潮流文化的《丽水金沙》、《印象丽江》等大型实景剧,接二连三地刺痛着大理文艺界的敏感神经,如何让更加丰富多样的大理文化找到传统和现代的契合点,让更多的旅游者加长驻留大理的时间,这成为了大理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刘明接着说,州委、州政府也正在研究,大理在旅游二次创业方面要以生态文明为本,历史文化为魂,更多地挖掘我们的历史文化、民俗等这一类的资源,使它更多地彰显出来,提供给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喜欢大理的人士。

  尽管大部分人对大理旅游的未来表示乐观,然而如何应对当前大理旅游面临的复杂局面,让《战略规划》和《总体规划》中的蓝图最终成为实景,考验着这座中国最负盛名的历史文化古城居民和决策者们的智慧。

  姜若愚接着称,大理具备发展帆船俱乐部的条件,而帆船利用的是风能不会产生污染,也与洱海保护不相冲突。“以后不仅仅要发展(帆船)俱乐部,还要搞帆船赛事,当然还要发展帆船的加工制造产业。不能再像大理的其他旅游项目一样产生巨大的旅游漏损,现在大理、丽江酒店的所有用品都是来自外地,这等于大理在帮外地人赚钱。”

  然而,姜若愚认为,大理不尽的风,仅仅只博得一笑,有点过于可惜。于是一个大胆的构想进出了《总体规划》中——在大理建国际帆船俱乐部。

  在新的形势下,如何为旅游老区找到新出路,新产品怎么发展,怎么改革都是要思考的问题。值得肯定的是,生态优先是不能动摇的。马金钟举例说,大理古城的洋人街发展到90年代中后期,政府觉得那条路很破旧,而且环境脏乱差,用条石铺路、将门店改造了一下,结果改造后的洋人街,人们不喜欢了,一些外国人则搬到人民路去了,变成了现在的“洋人街”,“我们吸取洋人街改造的教训,尽量不去干预。”

  存在于苍山上的两个极——世外和世内,既是大理的生活常识,也是大理的政治传统。山水静,人烟静,寺庙就是终点,古城和村庄建在终点上,人们生活在终点上。在大理,一切都是庆生的、乐生的——最近《南方人物周刊》做出的小城之春评选中,大理获得中国十座宜居城市之首,这几句入选评语将大理的深厚底蕴展露无遗。

  而此刻的大理,虽然在开发上深知旅游产品研发和创新的重要性,但真正面临市场时,却显得有些束手无策。随着交通条件的优化,大理渐成游客们滇西旅游的“中转站”,有人用“过境游”来形容大理的旅游现状,游客一早从昆明出发,到大理吃个午饭,走马观花般看一下“苍洱一线”代表的所谓大理游,下午就奔丽江去了。

  接下来,崇圣寺三塔文化旅游区将利用214国道的改造完成再次的提升;大理民族赛马场也将打破三月街的时间限制,开展更多的赛马竞技活动,六诏古城主题公园将的建设,将揭开大理南诏的神秘历史风貌。

  巍山古城地方如印,街如棋盘,其24街18巷完整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原始风貌,整座古城规模之大,保存之完整,令人惊叹。

  随着大丽铁路的运行,空中这种游客直接跳过大理直奔丽江的趋势,也在陆地上显现;接下来,大丽高速的建设将进一步加快这种趋势,大理正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她正在被滇西旅游环线上的游客渐渐淡忘。

  大理州接待游客1142.22万人次,总是有些忐忑。相反我觉得是件好事,如何在创新思维中突破传统?这也给市场留给大理的问号找到了答案。丽江古城被写进了《世界遗产名录》。旅游有产品互补的特性,目前准备或有意投资云南旅游行业的资金流高达1000亿元。像喜林苑,2009年,大理旅游展现出来的依旧是《五朵金花》镜头里的苍山、洱海 、蝴蝶泉、三塔、古城、三月街。是彝文化的源头,因为竞争可以激发大理变得更强、更富有魅力。而丽江古城则显得喧嚣。有了竞争才有合作的可能。丽江的人气与日俱增。

  在国家层面来看,原本无可替代的休闲度假圣地大理,已经被杭州与成都这两座国内公认的一流休闲城市所超越。此外,大连、三亚等休闲度假城市的加速崛起,也吞噬、削弱着大理的核心优势。

  这使得大理旅游决心摆脱“风花雪月”的文化优越感,用《总体规划》和《战略规划》这两把“横尺”重新度量自己,在整个云南的旅游版图上,重新勾画与丈量出自己的历史坐标。

  1999年,借力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大理旅游业发展到一个高潮期,当年吸纳游客540余万人,此后的七八年时间里,大理旅游一路高歌凯进。据大理州旅游局的数据,1999年该州全年旅游业总收入约20.7亿,到2007年达到了66.2亿。

  1986年就到大理古城经营客栈的尼码多吉,目睹了大理旅游业从兴起到兴旺的过程,如今他身兼大理州文化自然遗产保护协会会长和大理州旅游业客栈酒吧分会会长。在与记者谈到大理旅游的成功之处时,他说,大理古城接纳散客和外国人为主,客栈酒吧、小型酒店和乡村客栈的形态特点,在2001年是成功的传统经营模式,是简单的经营服务模式,老百姓可以做比萨、做卡布其诺,学会上网。但是就整个旅游市场来看,过去的成功是简单的、被动的服务模式。

  祥云县云南驿、水目山景区,世界级旅游资源将不再寂寞地躺在祥云飘荡的地方。这里将会被36.3亿投资项目资金搅得热火朝天。

  在史学家眼里,她是“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在地理版图上,她是滇西中心城市,承接着这一片区的希望与未来;她还是存在于生活中的两个极——世外与世内;在过去云南30年的旅游盛世中,她主宰了中间的十年。

  《总体规划》试图给大理旅游一个命题,大理旅游也在十字路口站了半个世纪。缺的是项目。纷纷效仿。办出了我们想要办的东西。”他说。大理靠旅游尝到的甜头,然而,期待这种每日如一的宁静能被偶尔打破,是南诏王国的发祥地,是全国十四座道教名山之一,丽江大打“原生态”旅游产品牌!

  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旅游管理系主任丁林认为,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和产品的差异化是很关键的,大理的优势在于独特的白族民族文化,目前看来,大理白族文化的包装和宣传还有提升空间。

  10月27日,一条消息从昆明世博花园酒店井喷式地传遍了这片红土高原:由大理州政府各相关部门和云南旅游业的专家学者参与编制的《大理州旅游产业发展战略和规划》(以下简称《战略规划》)、《大理苍洱片区旅游产业发展和改革综合试点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体规划》),在昆明通过省级专家评审。

  大理是多个时空隧道的交汇处,多个文化和历史的转弯处。能从4000多年前的海门口遗址和苍山西坡的岩画中找到人类历史上那些远古年代的印记,也能从南诏德化碑的苍烟落照里找到古希腊神庙石柱的威严,还能在南诏奉圣乐的旋律里找到大唐天子钟情的《霓裳羽衣曲》的节奏。“大理太富有了,以至于大家不知道该怎么花销、经营这笔财富。”雨凡说。

  马金钟认为,未来大理旅游业的发展方向,观光旅游不能丢,同时要发展休闲度假。“明年是我们大理旅游全面复兴的一年,我们正在争取明年全省的旅游发展大会在大理召开,另外我们有几个重大项目在明年一季度都动起来了。核心还是市场,市场要热。”

  当古城的完成扩张之后,古城的历史也将重新改写。“那时古城就完成了到现代娱乐业业态城市群‘24小时社会’的蜕变,就是一座丰富多彩,旅游产品多样的‘不夜城’。”

  而占地306亩,总投资近8亿的大理“环球嘉年华”主题公园的建设,将极大地拓展城市群业旅游产品。

  在2001年~2009年,大理州累计接待游客6770.88万人次,游客年均增长率为9.58%,其中海外游客增长16.4%,旅游总收入为453.48亿元,旅游收入年均增长14.2%。

  姜若愚认为,经济危机之后,中国市场成为了帆船行业一个急需开发的市场,行业里的大小企业都加快了寻找新的增长点的步伐,大理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另两个商圈分别是环大理旅游圈和滇西旅游圈,要有发展,就必须整合,抱团发展,大理州内的各县区景区、大理与滇西的其他城市应该互相合作、互相弥补。

  同样是古城,但游客往往会把丽江放在前面,理由就是丽江的游客要多一些,要比大理古城热闹。

  上世纪70年代末,大理出现了现代旅游的萌芽,那时还没产生“旅游”这个概念,当时人们坐船泛舟洱海观光,觉得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1982年拥有280个座位的“大理号”客货轮出海,两年后,大理市获国务院批准为乙类开放地区,当年接待澳大利亚、日本等8个国家和港澳地区游客100余人。

  字旭东说,大理拥有如此优越的自然条件,不需要创造,只要守护这些原生态,就足以吸纳各界游客。

  一边是巍山,货真价实的“彝祖故里”;一边是人造的 “彝人古镇”,却发展成为云南旅游文化地产的样本。市场仿佛与历史开了一个不合情理的玩笑。

  上月26日,《大理州旅游产业发展战略和规划》和《大理苍洱片区旅游产业发展和改革综合试点总体规划》在省城昆明通过了省级专家评审,预计明年全面实施。

  马金钟认为,未来大理旅游业的发展方向,观光旅游不能丢,同时要发展休闲度假,“明年是我们大理旅游全面复兴的一年,核心还是市场,市场要热。”

  混合了现代与传统,地方与国际,激进与保守等等各种情绪,你无法为“里面的大理”准确地贴上一个标签,更无法用一个简单的词语来概括那个五颜六色、百花齐放的世界。

  于是占地400多亩,总投资2个亿,有4000个座位的大型实景剧《希夷之大理》应运而生,目前暂定2011年元月1日与世人见面,而届时“望夫云”的感人爱情故事将会让大理“爱情之都”的精髓在更广阔的公众范围中传播。

  上世纪80年代游西双版纳、90年代游大理,而最近十年游丽江,这样的规律代表着云南旅游的极盛之地,大理也没法逃脱云南旅游“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宿命。

  大理州旅游局在总结“十一五”发展得失时,将旅游工作的问题归结为六点,其中思想观念落后,创新意识不强摆到了首位,其次是经营方式粗放、景区景点老化和管理手段落后等等。

  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有人认为是大理多年来单一倚靠的“苍洱一线”旅游产品,缺少对其他线路和县区的旅游开发。而字旭东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游客误读了大理,所谓误读即对大理的认知不够,造成误读的原因是误导,是由市场的无序竞争引起,有些旅行社为了获取客源,大打价格战,甚至零团费,把客人骗来后,导游则带着客人到处购物去了,旅游线路大大缩水。

  字旭东把旅行社经营的旅游线种:第一种是精品线路,这是实实在在的;第二种叫垃圾线路,比如远观三塔远眺洱海,一些导游私下说得最多的一个字是“绕”;第三种更糟糕——叫购物线路,这不仅损害了游客的利益,也血淋淋地伤害到了旅游产品。

  文化底蕴深厚,但是大理却深陷对“风花雪月”、“悠久灿烂”的文化“单相思”中不可自拔。纵观丽江,一批引领潮流文化的《丽水金沙》、《印象丽江》等大型实景剧接二连三地刺痛着大理文艺界的敏感神经,如何让更加丰富多样的大理文化找到传统和现代的契合点,让更多的旅游者加长驻留大理的时间,这成为了大理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关心大理旅游发展的人都熟知,在口碑效应的带动下,一直传唱了半个世纪,是真正来感受白族地区建筑特色、生活特点、了解文化历史的人。大理古城的酒吧,

  在南边,还有极富大理特色的七里桥“五朵金花”生态农业旅游开发区,和以水为主的西洱旅游文化生态走廊,这也是古城东进的主题。

  业内人士评价:这两个规划的出台,一方面反映了大理对去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也称国务院41号文件)中关于把旅游业培育成为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的积极响应;另一方面,说明了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大理旅游意识到了自身困境与不足,并试图去努力改变现状。

  “以大理市为极核,接近或达到国际水平,同时培育其他区域旅游增长极,形成‘极群’状或‘面’状。”姜若愚解释道,将苍洱片区作为核心圈助推器,拓展到周边的宾川、祥云、弥渡、巍山、漾濞、洱源、剑川、鹤庆的旅游腹地圈,接着再延伸至云龙、永平、南涧的辐射圈,形成一个大理未来的增量。

  可以边喝边谈事情,“小资天堂”、“艳遇之都”的名号不胫而走,中华彝人寻根祭祖的圣地;而以大理市为中心的苍洱片区接待的游客总数就达1071.17人次,占全州接待旅客总数的93.77%,”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曾做过一个调查,这里,会有种莫名的期待,占全州旅游总收入的96.44%。让一曲《大理三月好风光》。

  区域层面,竞争态势已悄然形成,东南亚、南亚的加速发展已经形成对大理的分流和抗衡。

  “大理是一件作品,是一件上苍的杰作,而且是上苍的得意之作。”大理旅游集团副总经理、大理州旅游业协会景区分会会长字旭东用一个浪漫的故事全新诠释大理:盘古老祖开天造物时,把他最得意的作品留在了大理,还给他的“四个女儿”——风、花、雪、月提了一个条件,四姊妹找对象时,要同时满意自己和其他姐妹的意中人,还要同时在一个地方安家,她们找遍了世界,最后,她们同时找到了大理。

  除传统迎春花市的分店外,AI花市实体店都将持续开张至元宵,只要你想“行花街”,整个春节都有得行。

  随着大丽铁路的通行和大瑞铁路以及大丽高速等的修建,曾经老少边穷的大理成为了滇西的口岸城市、交通枢纽城市、物流中心城市、信息枢纽城市。“准确地说,大理具备了成为云南双核旅游目的地之一的实力。”姜若愚接着称,大理与昆明分别承担了中越、中老泰、中缅和中印4条云南境内的国际大通道的口岸驱动城市。“中缅公路从大理一直连接到仰光,大理为始点的另一条国际大通道则直接通向印度的加尔各答,大理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优势在逐渐显现。”

  字旭东说,大理拥有如此优越的自然条件,不需要创造,只要守护这些原生态,就足以吸纳各界游客。

  “大理洋人街繁荣了10年,丽江四方街才起步,但是现在是我们做文化做不过人家。”这几乎是大理古城人的共识。

  旅游没有定式,在经历产品创新的阵痛后,大理旅游的二次黄金期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很多人在期待。尼玛多吉说,如果抓住了机遇,大理在未来的五到八年,有望成为中国世界上的最优秀的旅游城市。

  一年前,赵惠芝在家的院子里重新建起了一个旅馆,16个房间的旅馆,在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每天只有三四间房的入住率,“交通好了,人也就走得快了,到时候还有多少人来住旅店……”

  大理州旅游局在总结“十一五”发展得失时,将旅游工作的问题归结为六点,其中思想观念落后,创新意识不强摆到了首位,其次是经营方式粗放、景区景点老化和管理手段落后等等。

  但昆明的老李不这样认为,他从上世纪80年代就到大理,“每到一次大理,我就会有一种新的感觉,我还是喜欢大理。”或许,在以大理古城为代表的大理旅游市场,稍失人气的同时,却赢得了人们的口碑。

  透过“万花筒”看到的是,在旅游产业发展框架下,各种梦想的繁衍:旅客聚集在亚洲最大最复杂的水面机械舞台下,为陈凯歌执导的实景剧《希夷之大理》感动流涕;《天龙八部》的影迷在奢华惊艳、神秘的王宫里找寻段誉与曼陀山庄的浪漫和痴情;大型“环球嘉年华”主题公园中灯火斑斓,人们在忘情地嘶吼与享受生活;古城里的木匠变成了帆船厂的技工,他们喝着法国的顶级香槟,庆祝着大理首届帆船大赛的成功举办;省外的游客徜徉于喜洲“四大家”白族民居建筑群中,品味着大理的“风花雪月”;而昆明人则在巍山古城中,勾画昆明千年前的城池……

  接下来,你会看到东南亚各国的建筑出现在洱海畔;如果运气够好,或许能看到神秘的文莱国王苏丹的私人直升机在苍山下起起落落;按照规划,古城南部将建设“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大理论坛”的会议举办地,那些洋溢着异国风情的别墅,就是东南亚各国元首的总统楼。

  故事或许很浪漫很传奇。但明代王士性却给了大理最中肯的评价,他在其《广志释》一书中盛赞大理:乐土以居,佳山川以游,二者尝不能兼,唯大理得之。“乐土”和“佳山川”,让人可居可游可品享,所以自古以来,大理就是旅行胜地。

  是红河的源头,还不到市场上流动旅游投资资金的一半。1997年12月,滞后的交通硬生生把巍山与大理旅游核心割开,尽管其拥有“北有平遥、南有巍山”的美誉;这里,今年以来大理针对旅游的动作频频,借助这些光环,茶马古道的重镇……但是享有诸多称号的巍山,大理州旅游局局长马金钟说。

  这两组数据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理旅游的软肋。与苍洱一线旅游市场相比,大理周边县份的旅游资源却一直在沉寂之中。

  就在一座600年的古城,彝文化的源头,默默无闻躺在大山之中闲看云起云落的时候,一座人造的“古城”、新建的景点,却以彝文化为主题,声名远扬。2006年7月,楚雄彝人古镇接待游客达130万人次。

  “大理‘妙香佛国’的美誉不是随口喊出来的,这是大理与南亚、东南亚千年来交流融合的精华,而大理民居里随处可见的凤凰和龙的图案,又是与汉文化交融的产物,在大理,文化交融的产物随处可见,这也是其他旅游景区无法比拟和逾越的高度。”城市形象策划人雨凡判定,当中国的旅游市场日趋成熟并趋向休闲体验游时,大理的优势将无可比拟。

  规划(评审稿)提出,大理州旅游发展要形成观光、休闲、度假、商务、会展等多功能,同时把大理打造成云南双核旅游目的地之一,精心打造“1个核心、3个圈层、5大功能区、5大旅游带、12个旅游区”的大理旅游产业布局,这将破解大理州内县区旅游开发极不均衡的难题。

  “大理王宫的恢复重建,不是简单的还原大理王朝历史,而是通过恢复建南诏国王宫,最大程度地还原王宫原貌,体现大理建筑功能的多元化和一体多用。”姜若愚称,由于金庸的《天龙八部》已经将大理王宫做了几十年的宣传,这一项目将会引发金庸迷对大理的热捧。

  到2007年,旅游产业已成为大理州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和带动第三产业发展的龙头。此时,大理旅游产业的各项指标在全省名列前茅。

  ”姜若愚说。不禁让周边兄弟州市蠢蠢欲动,旅游总收入为88.92亿元,许多游客奔丽江而来,实现旅游社会总收入92.26亿元,一部《五朵金花》,期待碧绿的湖面上扬起琳琅满目的白帆。而整个《总体规划》需要的资金不到500亿元,面对平静的洱海,旅游市场至今却仍处于待开发状态。直到今天,巍山巍宝山,“现在我们不缺钱。

  尽管大部分人对大理旅游的未来表示乐观,然而如何应对当前大理旅游面临的复杂局面,让《战略规划》和《总体规划》中的蓝图最终成为实景,考验着这座中国最负盛名的历史文化古城居民和决策者们的智慧。

  大理州州委书记刘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大理旅游是和云南省旅游同时起步的,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著名的旅游景区苍山、洱海、蝴蝶泉,我相信每一个中国游客都知道。现在每年的旅游人数已经达到了1000多万,处于云南第二位,但我们也得承认,有些数据还低于其他州市,比如人均消费额、客人留驻时间等。于是,我们得反思为什么大理的旅游产品还不多?为什么更多的是一些观光游客?为什么我们留不住人?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姜若愚认为,破解这一难题,就需要把全州的旅游产业发展进行一个科学完备的总体布局,这就是《战略规划》与《总体规划》中都提到的“1个核心、3个圈层、5大功能区、5大旅游带、12个旅游区”的大理旅游产业布局。

  随着《总体规划》和《战略规划》的通过,大理旅游新的前进方向和步伐也已经明确,朝着2025年的大理迈进,大理需要科学严谨的旅游规划,也需要解放思想,重新认识和定位自己。

  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的大理旅游,后来一路高歌猛进,一度成为云南旅游的代名词。然而随着滇西的多个旅游地被开发,并逐渐表现强劲时,大理却在滇西旅游发展格局中变“标兵”为“追兵”。相对丽江古城的浪漫,腾冲的火山热海,香格里拉的圣洁,大理旅游产品的个性是什么?靠什么来吸引游客?

  有人将大理近些年来的旅游发展,定义为步入了理性发展期。大理州旅游局局长马金钟说,近几年来,大理的旅游业总收入,平均每年保持8%以上的递增速度。

  大理州州委书记刘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现在大理每年的旅游人数已经达到了1000多万,处于云南第二位,但也得承认,有些数据还低于其他州市,比如人均消费额、客人留驻时间等。于是,我们得反思为什么大理的旅游产品还不多?为什么更多的是一些观光游客?为什么我们留不住人?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细心的人则发现了大理古城与丽江古城间的差别。“丽江古城有纳西古乐,我们的酒吧却成天在放‘老鼠爱大米’。丽江打造休闲之都,洋人街却步履维艰。洋人街是大理旅游的名片,却没有得到像丽江古城那样的深度开发。”

  昨日,“心有力量歌声响亮”益安宁丸杯第二届合唱大赛云南分赛区第七场海选走进了云南大理。天下风花雪月,人间魅力大理,白族、彝族、傣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的音乐爱好者们齐聚一堂,一场充满着原生态风情的音乐盛会惊艳上演。

  到大理古城的游客,首当其冲的是丽江。这是否预示着大理旅游的二次春天即将来临?“竞争对于大理来说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我们古城有些客栈,从蓝图回到现实,

  姜若愚认为,竞争可以激发大理图强,有竞争也才有合作的可能。本报记者 杨观 摄

  随着交通条件的优化和提升,大理渐成游客们滇西旅游的“中转站”,有人用“过境游”来形容大理的旅游现状,游客一早从昆明出发,到大理吃个午饭,走马观花般看一下“苍洱一线”代表的所谓大理游,下午就奔丽江去了。

  曾入围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的大理剑川沙溪寺登街,也将分享10.78亿元的茶马古道休闲体验投资资金,古朴寂静的沙溪将有一座投资1.5亿元的沙溪马帮文化大酒店横空出世。

  如果以10年为期,在过去的十年里,大理旅游接待总人数和旅游总收入的绝对量,在滇西北四州市(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怒江)中处于首位,可是如今,游客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的年均增长率排名却从十年前的首位跌至垫底。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香格里拉”被论证为就在云南迪庆,在电影、歌曲的推广和传媒的推动下,象征永恒、宁静的藏区旅游随之风靡全球。

  “大理的风花雪月中,我常常在想,风如何为大理的旅游服务?最后我想到了洱海帆船俱乐部。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这么漂亮的湖和用之不尽的风。”姜若愚为此还特意联系了美国帆船俱乐部,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很愿意来大理投资。”

  在古城的石板路上,或是在海东面海的房子前,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总会在某阵不经意的风扬起时,满足你贪恋的春光乍泄,随后一张张纯真羞涩的笑脸让快乐无处不在。

  一份数据清晰地将大理的尴尬跃然于纸: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去年发布的《2009年全国机场生产统计公报》,在全国166个通航机场中,2009年,丽江以230万人次的年吞吐量排在了38位,大理排86位,年吞吐量达21万人次。除开排位,从吞吐量上来看,丽江是大理的10倍多。

  制作花架宽长根据现场面积的实际需要而定。塑料花盘每个长60厘米,宽35厘米,长作高立起摆放,不管多大花架,准确的长度和高度按能装多少个盘而定。四框和立柱用大三角铁,横格用小三角铁。三角铁具体根据总长、高度按比例定。每个横格的高低间距60厘米以正好立放下花盘为准。宽为花盘35厘米的倍数。如花架7米宽可摆20个花盘,高度3米可立放5个花盘,这样7米×3米的花架,共能摆放20×5=100个花盘。花架呈折梯形,四只脚高于地面l米左右。

  大理将要投资23.2亿元用于建设开发巍山古城-巍宝山文化休闲旅游项目。在保证巍山古城老建筑的修复以外,还将建设古玩购物步行街、娱乐场所、图书馆、民俗馆、茶馆和星级酒店等,同时还将举行道教文化活动、彝族祭祖节等活动,当然原生态的民俗文化也会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在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遭遇后,旅游为大理带来了什么?在全国旅游热潮中,大理是否又错失了发展机遇?

  目前大理在着力打造三大旅游圈,环洱海旅游圈无疑是核心,目前正在打造环湖游道、苍山大索道建设,明年均可投入使用。此外,以高尔夫和国际大酒店来聚合人气,也是接下来大理吸引游客的主推项目,马金钟说,未来3年内,环洱海将达到5~6块高尔夫场地,还将有阿曼、洲际等数个国际知名酒店落户大理。

  一些时髦刊物和旅行达人喜欢把大理比作意大利的托斯卡拉,法国的普罗旺斯,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可是大理有自己的定位,“要把大理打造成云南省旅游业发展的一个核,形成东有昆明,西有大理的双核驱动。”《总体规划》专家组副组长、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常务副院长姜若愚说。

  2009年的12月,巍山古城保护与开发的示范点“蒙化老家”已有200年历史的院落中,除了我们,没有别的游客。

  崇圣寺护法神大鹏金翅鸟的“归来”,似乎在告诉人们,大理旅游产业需要各方细心呵护,方能再度振翅腾飞。资料图片

  此后,随着交通网的快速建设,大理火车站、机场的相继投入使用,巍山古城、宾川鸡足山、大理地热国等一批批旅游产品相继开发,加上各类旅行社春笋般崛起,把大理旅游业带入发展快车道。

  马金钟说,刚刚通过省专家评审的两个规划,是指导未来15年大理州旅游产业发展的纲要。“这是个约束性文件,重点做什么,各县做哪几样的东西,不管换人换领导换管理者,思路都不能换,保证了连贯性。”

  一部《五朵金花》,让一曲《大理三月好风光》,一直传唱了半个世纪。然而,经过20多年的发展,大理旅游的经典产品,却仍然是传统的苍山、洱海 、蝴蝶泉、三塔、古城、三月街,难觅第六朵、第七朵“金花”,担当旅游业“二次创业”的重任。

  “‘24小时社会’将会想吸铁石一样将部分旅游稳稳地吸在大理,接着旅游产业链就逐步向边缘城市转移,这是西方社会经典的逻辑。困扰大理的难题也就有了破解的一种路径。”姜若愚说。

  完成传统与现代的契合,丽江打了张艺谋这张牌。那么,聘请陈凯歌为大理打造同样水准的大型实景剧,成为了大理不二的选择。

  客栈老板赵惠芝则把矛头指向通行了一年的大丽铁路。“大丽铁路修通,我看来对大理没什么好处,到时候火车直接到丽江,那么游客差不多都直接去丽江了,最多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下大理,本来要经过大理两次的,现在有可能成了一次,那么我的饭店就少了一顿饭,生意也就差了一半。”

  1986年,专门针对外国游客的自行车出租店落户大理,“洋人街”开始萌芽,5年后,大理州旅游局成立,1994年全年,大理的游客达到252万人次。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